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火影之鬼剑之魂

第24章 暴怒的日向日足

火影之鬼剑之魂 矮鹤 3482 2021-08-26 03:45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火影之鬼剑之魂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“那好。”旗木朔茂笑道,自始至终,他都没有去看对面班级的指导老师一眼,“我们去任务台说一下,然后就开始做任务吧!”

  一行人欢天喜地地离开了,留下那个班级人站在原地,面色略微有点不好看。

  最后,还是那个一开始就帮日向日足说话的男孩率先开口了:“日足,你也太怂了吧?害怕什么,我们都会支持你啊!”

  “虽然他韩叶确实门门功课都是第一,但我们是团队作战,又不是单打独斗。真的打起来,凭我们这几天配合磨练出来的技巧,完全不用怕他们的呀!”

  他有些不满地抱怨着,这却让日向日足的眼神更加阴沉。愤怒在他的心中聚集,但他也明白,现在并不是他宣泄自己愤怒的时机。

  “好了。”指导老师这个时候开口了,打断了学生们的谈话,“忍者之间最好不要私下斗殴,同一个村子里的忍者迟早会成为伙伴,所以尽可能地还是用交谈的方式解决。”

  “好了,既然这个任务被抢走了,那么我们去找其他的吧。这里任务这么多,肯定还有其他的C级任务的。”

  一行人点头,随后转身去找。日向日足反思着刚才自己的表现,同时不断地回忆刚才韩叶的说法,去思考如果再来一次的话,自己能有什么办法破局反击。

  然后他就悲哀地发现,自己似乎根本没办法反败为胜……

  为什么会这样啊……

  他很是痛苦,而这个时候,队伍里的女同学悄悄凑了过来,小声问道:“日足,刚才韩叶说的,你们家族用‘笼中鸟’控制分家的人的情况,是真的吗?”

  日向日足听到这个就一阵来气,这种见不得光的丑事被大白天下,还是当着他未来两个队友和老师的面,简直就是当面挑拨他们的关系。

  不过接着,他的脑海里又浮现了一个疑问。

  韩叶是怎么知道的笼中鸟呢?而且还知道得那么详细……

  莫非……

  他的脑海里逐渐浮现了日向日差的脸,一张脸顿时变得越发阴沉。

  日差,你这是在出卖家族!

  简直不可饶恕!

  另一边,韩叶等人到了任务发布处,顺利登记,接着就算领下了这份任务。现在战争刚结束没多久,火影还有一大堆任务要处理,自然不可能悠闲地在这里发布任务。所以这一份工作暂时是由一位一般男性上忍代理。不过这差距也不大,领了任务之后,旗木朔茂宣布原地解散,各位都回家好好准备准备,明天一早就出发,离开村子,前往任务地点。

  玖辛奈是很兴奋地回去了,韩叶和日向日差也各怀心事地回家。韩叶是在想这次回去应该带多少东西,比如兵粮丸、起爆符、苦无还有手里剑等等这些东西,而日向日差,他想的则是今天回到家之后,会不会受到什么惩罚。

  毕竟今天虽然不是他出手的,但总归日向日足是受了委屈,还是当着他的面。日向日足是要撒气的,他需要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,而自己这个做弟弟的毫无疑问就是最好的目标。

  日向日差一直很担心,而当他回到家的时候,这个担忧应验了。

  “日差,你过来。”

  当日向日足回到家,并看到他的时候,这位日向家族未来的继承人立刻把脸阴了下来。日向日差感觉自己的心颤抖了一下,但他不敢反抗,于是低着头,跟着日向日足走了过去。

  两人来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,关上门之后,日向日足毫不犹豫地发动了“笼中鸟”,折磨自己的血亲兄弟!

  “啊——!”

  日向日差惨叫一声,随后痛苦地跪倒在地,身子不断发抖。他的额头和后背都出了一层汗水,来自大脑深处的折磨让他痛不欲生!

  看着自己亲生弟弟露出了这幅凄惨的模样,日向日足的脸上浮现了一种报复的快意。

  “‘笼中鸟’的事情,是不是你告诉韩叶的?”他审问道,而这个问题让日向日差心中一惊。他没想到日向日足居然会怀疑他这个问题,于是,他急忙说道:“不……是!”

  “我不知道……他是怎么知道的……我从来……没有和他谈过这个!”

  他痛苦地从牙缝里面挤出了这么几个字,然而,日向日足一点都不信。他的嘴角浮现冷笑,随后上前去,右脚踩住了日向日差的后脑勺!

  他开始用力,将日差的脑袋往下压,同时脚尖开始不断地旋转、碾压:“你以为他对你的拉拢我们有看出来吗,日差?你们两个人现在都好成什么样了?你现在就差变成他宇智波家的一条哈巴狗了!”

  “那个狗娘养的韩叶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,让你甚至要出卖自己家族的利益?你知不知道你背叛了什么?你这个可耻的叛徒!”

  说着这些,日向日足还感觉不满意,又抬起脚来,狠狠地踩踏他的脑袋:“说,你是什么时候将这些都告诉他的!”

  日向日差感觉无比地屈辱,他曾经在成为下忍的时候亲口对韩叶说要维护他的声誉,然而现在,他的亲生哥哥如此侮辱他,他日向日差却什么事情都做不到。

  他感觉自己的脊梁骨似乎被打断了,即便早在他出生的时候,这根脊梁骨似乎就根本没有成长起来过。

  “他没有欺骗我,我也没有告诉他!”

  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,日向日差颤抖着,憋出了这么一句话。日向日足眉毛一挑,随后继续结印,催动笼中鸟的术式。

  日向日差抖动地更加厉害了,他感觉自己的眼前一片空白,意识几乎晕厥过去。而日向日足则是继续踩踏他的脑袋,怒吼道:“说不说?!”

  日向日差突然停止了颤抖,接着倒在一旁,失去了声息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